?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 學術視野 > 保護經驗

文化資本視角下“老字號”的現代性轉換——以欽州坭興陶為例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6-07-29

2015 年第 6 期

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No.6,2015

總第 126 期

Journal of Beifang University of Nationalities Gen.No.126收稿日期:2015 -09 -08基金項目:廣西哲學社會科學規劃一般項目“社會機制構建與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可持續性研究”(13BMZ007);廣西高等學校優秀中青年骨干教師培養工程(2013 -2016)

作者簡介:

趙巧艷(1975 -),女,廣西桂林人,廣西師范大學漓江學院管理系副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后流動站研究人員,主要從事民族文化與文化遺產保護研究;

閆春(1973 -),男,廣西桂林人,桂林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博士,主要從事創新管理研究。文 化 資 本視 角 下 “ 老 字 號 ” 的現 代性 轉換———以欽州坭興陶為例趙巧艷1,2,閆春
3(1.廣西師范大學 漓江學院管理系,廣西 桂林 541006;2.中國社會科學院 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北京 100081;3.桂林理工大學 管理學院,廣西 桂林 541004)

摘要:欽州坭興陶雖然在文化上擁有獨特優勢,但長期以來,欽州坭興陶的形象卻一直被遮蔽。20 世紀 90 年代以來,坭興陶抓住政府對文化事業日益重視的契機,依托自身的文化資本優勢,借助文化資本三種基本形態的轉型升級,以及文化資本主導下經濟資本、社會資本和象征資本之間的聯動機制,順利完成了“傳統品牌”向“現代品牌”的現代性轉換,實現了“文化→資本→文化”之間的良性循環。 總結坭興陶這一轉換背后的文化和資本邏輯,對其他老字號企業的發展轉型有較好的借鑒意義。關鍵詞:文化資本;老字號;現代性轉換;欽州坭興陶中圖分類號:G124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674 -6627(2015)06 -0032 -04

收稿日期:2015 -09 -08

基金項目:廣西哲學社會科學規劃一般項目“社會機制構建與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可持續性研究”

(13BMZ007);廣西高等學校優秀中青年骨干教師培養工程(2013 -2016)

欽州坭興陶歷史悠久,與宜興紫砂陶、四川榮昌陶、云南建水陶并稱為“中國四大名陶”,有“欽州名片”之美譽,曾在國內外評比中屢獲獎項。 然而這樣一種身世顯赫的制陶工藝,其產品、品牌卻長期被遮蔽。 20 世紀 90 年代后,各級政府加大了對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的扶持力度,欽州坭興陶順勢而為,憑借自身良好的文化底蘊取得了商業與文化的雙重復興。 1997 年,欽州坭興陶被國務院列入重點保護工藝品種,成為廣西最具民族特色的“二寶”之一;2006 年,欽州坭興陶榮獲聯合國杰出手工藝徽章認證;2008 年,欽州坭興陶燒制技藝入選第二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3 年,廣西欽州坭興陶藝有限公司獲得首批“廣西老字號”稱號,完成了欽州坭興陶華麗的現代轉型。 本文運用布迪厄的文化資本理論,著重探討坭興陶的文化資本形態、文化資本驅動下的現代轉型,以及現代性轉換背后的資本聯動三個關鍵問題,期望通過對坭興陶傳統文化資本運作機制的考察,揭示其內在運作和外向轉換的一般性規律,為更好地了解和推動我國老字號事業發展拓展新的分析視角。

一、坭興陶的文化資本形態文化資本泛指任何與文化及文化活動有關的有形或無形資產,它不是實體性概念,只是表示文化及文化產物究竟能夠發揮哪些作用的一個功能性概念。 文化資本有三種基本外在形態,即以精神或身體持久“性情”形式而存在的具體化形態,以文化商品形式而存在的客觀化形態,以體制合法性而存在的制度化形態[1](192 ~193)。 作為一種以文化為內核,但又離不開以資本來衡量成就和維持發展的工藝美術,坭興陶亦具有這三種形態的文化資本。

1.具體化形態。 坭興陶的具體化文化資本形態主要通過坭興陶藝人來表征,并通過家族傳承、師徒傳承和學校教育來實現文化與資本的功能傳遞。 不過與布迪厄的觀點不同,作為一種經驗性、寫意性的傳統工藝,現代學校教育在坭興陶的技藝傳承中只起輔助作用,布迪厄所稱的文化資本的典型形式———“文憑”尚不足以承擔坭興陶藝人認證分級的職能,而只能由坭興陶藝人擔當這一角色。 譬如,坭興陶國家級或自治區級大師資格認證的一個主要環節就是其他坭興陶行業同等級大師的推薦,并對從業年限有明確規定,但對學歷和專業并無限制。

2.客觀化形態。 坭興陶文化客觀化的最終指向是坭興陶作品,自然,坭興陶的客觀化文化資本形態也必須借由產品及生產過程來表征。 坭興陶的制作工序包括“取土→碎土→制坯→成型→修坯→陰干→驗坯→裝飾→燒制→驗收→磨光”等一系列復雜煩瑣的工藝程序,最終呈現為獨具特色的坭興陶作品,并以商品的形式展示坭興陶的文化內涵,實現文化的資本價值。

3.制度化形態。 坭興陶的制度化文化資本形態主要體現為坭興陶藝人技能認定或坭興陶企業行業準入的規范化趨勢。 作為一種傳統手工藝品,坭興陶文化的核心是坭興陶作品。 然而作為經驗型和寫意性的傳統手工藝,坭興陶作品的等級認證標準體系卻又是模糊和難以科學標準化的。 盡管沒有明確的準入要求,行業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還是出臺了相關的標準化文件,用以指導和規范坭興陶作品的分級認證和質量鑒定。 這一點與坭興陶藝人的等級認定是相同的趨勢。 改革開放以前,坭興陶藝人是按照一般性的工藝美術職稱,分為“工藝美術師”和“高級工美師”兩個等級,或者是家傳、師傳的傳統確認方式。 改革開放之后,由工藝美術行業協會、學會及民間文藝等半官方的、行業性的社會團體組織機構賦予的“資質”等級日漸豐富,認證的標準和公信力不斷提高,并得到坭興陶藝人和社會的廣泛認可,成為行業準入和技能對比的客觀參考依據

二、 文化資本驅動的坭興陶現代轉型

一種傳統手工技藝的現代轉型離不開兩個關鍵要素的互動作用———掌握技藝的工匠(藝人)和手工技藝作品。坭興陶的現代轉型也主要由這兩項文化資本形態驅動,然而由于在坭興陶的文化資本構成中,原本應該由教育來承擔的制度化文化資本形態被行業準入制度取代,而且政府、行業協會、師徒傳承等多種認證或準入方式并存,共同推動了坭興陶文化與商業的雙重成功。 因此,在坭興陶的現代轉型驅動力量中,同時包括了三種形態的文化資本,并借助三種文化資本形態的內部分化,完成了坭興陶產業的整體現代轉型。

1.藝人的技能分等。 20 世紀 90 年代以來,行業規范與制度建設進展迅速,并且催生了精英藝人和普通藝人兩個階層的分化。 坭興陶的藝人技能等級區分遵循了相似的演進路徑,一些技藝精湛、口碑良好的藝人從同行之中脫穎而出,獲得多項殊榮,成為坭興陶行業的精英藝人。 譬如,坭興陶主要傳承人李人帡,就隨著國家政策的變化不斷變換著自己的身份:1995 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他“民間工藝美術家”稱號;1997 年,被國家輕工部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2004 年,獲得“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稱號,成為坭興陶行業中唯一的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2008 年,欽州坭興陶燒制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第二批),他又成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2014 年 7 月,廣西科技大學成立了陶瓷研究所,李人帡又受聘成為該研究所副所長。

2.產品的精俗分級。 坭興陶在制作過程中僅采用欽州特有的紅石(約 70%)和黏土(約 30%)混作原料,不添加任何陶瓷原料和其他成色的坭料。 因此,掌握“窯變”技術也就成為坭興陶企業行業立足的先決條件。 坭興陶的窯變是“無釉胎體的色澤及紋路的變化”,窯變的色澤和紋理控制取決于藝人的經驗和直覺,歷史上也曾產生了一些珍品。20 世紀八九十年代,共有 60 多件坭興陶作品獲國家級獎項,40 多件作品被國內及美國、法國、俄羅斯、意大利等十多個國家博物館館藏。 除了制作藝術精品的坭興陶以外,坭興陶企業也生產普通陶器用品。 即使新世紀以來,現代化的制陶設備和工藝占據了主要市場,依然有企業采用傳統的龍窯燒制日用粗陶。 傳統與現代并存的生產工藝、豐富的產品種類讓坭興陶可以更好地滿足市場的多樣性需求,也幫助坭興陶更好地回歸雅俗共享的藝術本質,提高了品牌知名度,擴大了市場影響力。 另一個推動坭興陶產品精俗分級的現代因素是“欽州坭興陶”國家地理標志的頒布。2008 年12 月31 日,國家質檢總局批準坭興陶產品獲得地理標志產品保護;2009 年2 月23 日,地理標志產品坭興陶強制性廣西地方標準頒布實施。 在“欽州坭興陶”共有地理標志激發下,欽州市坭興陶企業的數量增長很快,也吸引了大量外地資本進入。 截至 2013 年,欽州市坭興陶行業協會已簽約的會員單位就達到 44 家,作坊式的小企業數量更多,構建起高中低端全面覆蓋的產品范圍,加速了欽州坭興陶產業的現代集群式發展。

3.準入的制度分化。 坭興陶文化是一種寫意美學,崇尚自然天成的“窯變”規則,有良好的歷史聲譽。 這種“歷史名望”成為坭興人的“歷史財富”并不斷被放大和建構,滲透到坭興陶經濟價值里,成為坭興陶藝人和企業(作坊)竭力想控制的一塊領地。 考古證明,坭興陶制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 4 000 年前,至遲也已被論證到唐朝開元二33十年(732 年)[2]。 然而, 在漫長的歷史歲月里,人們只關注坭興陶的藝術珍品,卻并不在乎它們的作者,引發了坭興陶史上“只見坭興陶不見藝人”的無主體“史記”。 加之傳統坭興陶制作技藝基本上局限于藝人父子、師徒之間口耳相傳,文字的記載稀少,非圈內之人很難通過自學掌握制陶技藝。 此外,在科學技術不發達的年代,坭興陶“獨特窯變”的過程只能用“天助”和“運氣”來解釋,而且成品率低、生產風險大,很多擁有高超技藝的藝人也難逃傾家蕩產之災。 因而在藝人的技能評價上既無公認的準則,也難以服眾,更無人有能力牽頭建立行業組織,制定行業規范。 改革開放后,隨著坭興陶行業的興旺和企業的崛起,坭興陶藝人的主體地位逐漸突顯。 相應地,坭興陶藝人和企業的結構出現了分化,推動坭興陶行業準入朝著多元化方向轉變。 行業準入的制度分化改寫了坭興陶行業中憑資歷和技藝排序的傳統,無論成立時間長短、規模大小、企業所有者坭興陶技藝水平高低,都可以進入坭興陶的生產制作和流通領域,而且都可以憑借某些方面的優勢在行業立足,推動了現代企業制度在坭興陶行業的普遍建立。

三、 坭興陶現代性轉換的資本聯動

資本是指在一個特定場域里有效的資源,它使個體或群體獲得因為參與場域并在其中競爭而形成的特殊利益[3]。 布迪厄將資本劃分為經濟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本和象征資本四種基本類型,而且認為它們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4](468 ~469)。 喬納森· H.特納梳理了布迪厄的資本概念后得出結論:層次越高的階級在所有類型中的資本占有量都相對要多一些,然而每一個階級內部又分為不同層次的集團,集團之間在資本占有的數量和形態上就不再與地位成比例關系[4](469 ~470),如民族旅游場域中社區內不同特征的居民就憑借占有資本的數量和結構呈現出參與民族旅游的不同策略[5]。 作為一種傳統的草根文化,坭興陶手工技藝無疑在文化資本上的優勢最為明顯,在其他三種類型資本上缺乏足夠的競爭力,這是長期以來坭興陶文化生存的根基,也是市場經濟條件下坭興陶文化形象被遮蔽的癥結所在。 在坭興陶的現代性轉換過程中,盡管文化資本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然而另外三種資本形態的作用也不容忽視,正是它們與文化資本之間的協同推動了轉換目標的實現。 可以說,坭興陶現代性轉換的深層次作用邏輯,就是以坭興陶文化資本為核心的四種資本之間的聯動機制。

1.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的深度契合。 雖然坭興陶有著悠久的歷史和較高的知名度,可是與其他三種同類產品相比,坭興陶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明顯要弱,與陶藝品龍頭———宜興紫砂陶之間的差距更加顯著。 在現代化轉換過程中,文化資本和經濟資本都不占優勢的坭興陶,卻憑借兩種資本之間的深度契合實現了華麗的轉型,在依靠文化資本帶動坭興陶品牌知名度和市場影響力提升的同時,伺機改善坭興陶生產的工藝流程和技藝水平,取得文化與經濟上的雙重收獲。 憑借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的深度契合,坭興陶在中觀和微觀兩個層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中觀層面的成就主要是產業環境的改善和產業基礎的優化,欽州市委、市政府提出“以陶興市”的坭興陶帶動發展戰略。 微觀層面的改善是營銷模式的變革,實現坭興陶文化資本和經濟資本的同步增長和相互契合。 如,2006 年,欽州坭興陶“連心碗”成為第三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國賓禮品,“高鼓花樽”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杰出手工藝品徽章”;2009 年,在第六屆中國—東盟博覽會期間,坭興陶制品“碩果”作為國禮贈送給東盟各國領導人,“同心瓶”則承載著中國與東盟各國政要的珍貴簽名被永久珍藏[6];2010 年,迄今最高大的坭興陶大花瓶“世博緣· 壯鄉情”,經過 184 天的展覽被上海世博會中國館永久收藏。 通過上述創新舉動,坭興陶已經由一個瀕臨消失的文化記憶重新回歸陶藝品家族的精品之列,實現了文化資本的鳳凰涅槃。 與此同時,坭興陶的制作工藝和流程有了很大改善,產品質量和價格也有了極大提升,很好地彰顯了坭興陶文化資本的經濟價值。

2.文化資本與社會資本的同步提升。 在坭興陶文化資本不斷上升的同時,坭興陶的社會資本也在同步提升,而且呈現出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交叉推動的演進路徑,推動坭興陶在各個層面和范圍內的社會知名度和社會網絡快速發展。 在上層推動方面,主要的力量來自中觀層面的市、自治區政府和宏觀層面的國家在場,著力點覆蓋產業發展、人才培養、資金扶持等多個方面。 2007 年 6 月,欽州市人民政府頒發枟關于加快坭興陶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枠(欽政發〔2007〕8 號),同年 12 月,欽州市人民政府印發枟欽州坭興陶人才技術進步獎勵辦法(試行)枠 (欽政發〔2007〕49 號)。 欽州市政府把做大做強坭興陶產業作為建設“文化欽州”的重要內容,制訂了產業發展規劃,出臺了加快坭興陶產業發展政策,成立了坭興陶行業協會和坭興陶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組建了坭興陶工藝研究所,設立了坭興陶職業技術學校,在欽州學院開設坭興陶本科班,并對本科班畢業的學生在欽州市從事坭興陶行業工作的每人每月補助 630 元。 2012 年,欽州市出臺一系列教育與培訓政策,如每年引進一批坭興陶創作大師和拉胚高級工藝師,選送一批坭興陶大師到全國重點美術院校進行短期培訓,與全國重點美術院校結對培養優秀專業人才,邀請國內知名美術大師來欽州講課。 在下層推動方面,主要的表現形式是坭興陶企業(作坊)數量、規模、從業人員、產值的逐年上升,制作工藝的現代化改進和坭興陶精品的不斷涌現。 改革開放以來,坭興陶的生產企業(作43坊)數量有了大幅增加,企業的規模、產值和利稅逐年擴大,在工藝上也逐漸用現代化的梭式窯取代傳統的斜式窯,坭興陶精品數量和層級也保持上升勢頭,并借由社會資本的持續擴大為文化資本的進步發揮著積極的促進作用。

3.文化資本與象征資本的互動促進。 象征資本可以獨立存在而不依賴其他客觀的資本如經濟資本、文化資本和社會資本,但象征資本生產是所有其他資本的基本動力,任何一種客觀資本一旦呈現為象征資本就可以再生產和定義出新的資本形式。 坭興陶的文化資本與象征資本之間就表現出這樣一種互動促進的作用邏輯,二者的主要交叉點和激發點同樣停留在坭興陶文化資本的微觀載體藝人和作品上,主要互動方式是通過獲得各類榮譽稱號的方式提升坭興陶藝術的象征資本水平———知名度,然后又反過來促進坭興陶文化資本的提升。 與其他三類資本形式不同,象征資本的轉換機制更加復雜,也有著更高的前提條件要求。 在坭興陶象征資本與文化資本互動促進過程中,地方政府和國家在場的協同就是一個重要的推動因素。 伴隨坭興陶文化資本的上升,坭興陶成為欽州市的一個符號,成為城市認同的標志和象征。 欽州市政府也不失時機地利用了坭興陶這一文化符號,并以此為依托重新建構城市的文化地標,不僅在政策、資金、技術、人才等方面為坭興陶的發展提供了全方位的幫扶,而且提出用“中國坭興陶之都”來定位城市的形象。 2008 年,坭興陶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并獲得地理標志產品保護,標志著坭興陶的象征資本塑造從地方層面上升為國家意志。 坭興陶相關企業、個人和地方政府積極利用來自國家的象征符號,通過自上而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運動和市場保護,使坭興陶這一民間文化獲得國家認可,增強人們對坭興陶文化符號的了解和認同,從而在場域中占據更為有利的位置。 反過來,國家在場又進一步激發了地方政府和文化精英利用這一“象征資本”的積極性,不斷對坭興陶文化以肯定、促進和型塑,為弘揚以坭興陶為標志的“欽州文化”增加砝碼,實現坭興陶文化資本與象征資本的互動促進與提升。

四、結語

本文從坭興陶的文化資本形態、文化資本驅動下的現代轉型及其背后的資本聯動機制三個角度,深刻闡釋了坭興陶這一知名傳統陶藝品牌以文化資本為主導,憑借四種類型資本———文化、經濟、社會和象征資本之間的良好互動,順利實現了一個面臨危機的文化品牌的華麗轉型,并以昂揚的姿態重新展露出勃勃生機。 可以認為,坭興陶文化的現代性轉換是沿著內在運作與外向轉化兩條邏輯主線進行的雙軌運動。 在坭興陶的現代生產過程中,傳統經驗與現代科技并重,技術雖然還是坭興陶文化資本的核心,但是經濟資本、文化資本、社會資本和象征資本相互嵌套,并對坭興陶文化資本的內在運作邏輯和轉換機制產生著深刻的影響。 文化、政治和社會元素的嵌入,促使坭興陶文化資本轉換成附加值很高的經濟資本,在現代商業版圖中成功占據了一席之地。
文化的堅持是“老字號”企業和品牌發展的根本之道,但是僅有文化的堅持尚不足以支撐“老字號”的現代生存和發展,必須以創新的策略和手段,推動“老字號”適應現代社會的經營和競爭法則,如楊保軍等人的研究表明,回族老字號品牌形象的形成是企業與消費者不斷互動溝通的產物[7],顧客品牌知識、企業知識和外部知識這三個非完全文化內涵的主范疇對回族老字號品牌進化路徑具有顯著影響[8]。 對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積淀和傳統慣性的“老字號”來說,現代性轉換的本質是“文化的現代調適”,是將“老字號”所擁有的文化優勢轉化成資本優勢。 “老字號”轉型過程的多元機制是一個普遍的趨勢,北京“老字號”餐飲企業的成長機制呈現出類似的特征[9]。 然而,每一個“老字號”轉型都存在差異,而且面臨風險和發展的不確定性。 因此,如何破解現代商業生態系統中坭興陶面臨的普遍性挑戰,并在廣泛對比的基礎上提煉出有普適意義的經驗做法,仍是需要持續關注和努力的研究方向。
參考文獻:
[1]?。鄯ǎ萜ぐ枴?布迪厄.文化資本與社會煉金術[M].包亞明,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
[2] 黃立廉.欽州制陶與妮興史考陰[J].廣西地方志,2006(5).
[3] 銀平均.布迪厄的實踐理論:從理論綜合到經驗研究[J].思想戰線,2004(6).
[4]?。勖溃輪碳{森· H.特納.社會學理論的結構(第七版)[M].邱澤奇,等,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8.
[5] 趙巧艷.“資本—策略”視角下居民參與民族旅游的路徑[J].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12(3).
[6] 龐革平.欽州坭興陶入選第六屆中國[N].人民日報(海外版),2009 -11 -10.
[7] 楊保軍,黃志斌.回族老字號品牌進化模型探索性研究[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2).
[8] 楊保軍.回族老字號品牌形象進化路徑的質性研究[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4(2).
[9] 張玉鳳.北京“老字號”餐飲企業生存現狀分析與成長機制研究[J].旅游學刊,2009(1).【責任編輯
馬明德】53文化資本視角下“老字號”的現代性轉換--以欽州坭興陶為例作者: 趙巧艷, 閆春作者單位: 趙巧艷(廣西師范大學漓江學院管理系,廣西桂林541006;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北京100081), 閆春(桂林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廣西桂林,541004)刊名: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英文刊名: Journal of Beifang University Of Nationalities年,卷(期): 2015(6)
引用本文格式:趙巧艷.閆春
文化資本視角下“老字號”的現代性轉換--以欽州坭興陶為例[期刊論文]-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5(6)

?
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 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網站備案號:桂ICP備16006144號 聯系地址: 聯系電話:0771-5602602
版權所有: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技術支持:靈啟網絡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1222號

友情鏈接:
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