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 學術視野 > 保護經驗

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研究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6-07-29

第21卷第4期V01.21一No.4百色學院學報.

JOURNAL OF BAISE UNIVERSITY2008年8月Aug.2008

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研究

王 暉(廣西民族大學 國際教育學院,廣西南寧 530006)

摘 要i 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音樂”中的七十二“巫”名稱,麼公以古壯字抄寫、傳承因而相對穩定,巫者因靠“陰傳”而容易留下個人主觀痕跡?!搬髮④姟睉獮殂舫轻贤了練v史上有領兵打仗經歷的英雄人物,“岑老太官”可能是泗城岑氏土司的族人或者家屬,其地位和作用都不如“岑大將軍”。在"-3地建立七十二“巫”微縮景點和對巫調音樂進行再創作,可以很好地把七十二巫調音樂發揚光大,并推向更廣闊的國際舞臺。

關鍵詞: 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岑氏土司;麼;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

分類號:J652.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8233(2008)04--0031—04

收稿日期:2008—02—28基金項目: 廣西社會科學院壯學系列叢書資助項目(編號:61)。

作者簡介: 王暉(1969~),女,廣西博白縣人,廣西民族大學國際教育學院講師,主要研究方向為南方民族的歷史文化與旅游開發。

萬方數據《百色學院學報))2008年第4期

2007年元月,“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音樂”被列入廣西第一批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全廣西共計58項)。然而,迄今為止,有關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的研究成果非常少,目前能查到的、已公開發表的、惟一的一篇文章是2006年6月9日刊登在《右江日報》上的《壯族七十二巫調揭秘》,作者為凌云縣文化館館長黃蘭芬,她利用業余時間走訪了多位女巫者、崇巫者與知巫者,從“七十二巫調原始宗教音樂文化的歷史演變軌跡”、“七十二巫調的內在含義”、“七十二巫調原始宗教的音樂特征”三個方面進行了系統的介紹。r13在發表此文之前,黃蘭芬曾根據巫調之一的“敢花”(水源洞)創作《畫里凌云》原生態民歌,并在2004年廣西“八桂群星獎”文藝匯演中獲得二等獎。2005年,廣西電影制片廠、廣西卓藝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百色市委宣傳部等單位聯合攝制的立體聲電影《歌謠》,不用一件樂器伴奏,只以凌云七十二巫調原生態壯語山歌貫穿全劇,并由黃蘭芬演唱,顯示出凌云七十二巫調音樂的獨特魅力。因此,除巫者之外,對凌云七十二巫調研究、使用最突出的只有黃蘭芬1人。

筆者在參與黃家信博士主持的《壯學叢書》之《泗城州岑氏土司資料集》課題研究過程中,感到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與當地麼經、岑氏土司神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并且具有較高的旅游開發價值。因此,就從這三個方面撰寫本文,就當作是拋磚引玉吧。

一、巫、麼七十二“巫"名稱比較

宋置羈縻泗城州,確鑿年代無考。宋人常將泗城州與利州、睢殿州、唐興州并列,而后3州的壯語地名還保留至今,分別是田林縣利周瑤族鄉、右江區汪甸瑤族鄉及汪甸鄉的唐興街。元、明仍設泗城州,清順治十五年(1658年)升州為府,雍正五年(1727年)泗城府被改土歸流,乾隆五年(1740年)設泗城府首郭凌云縣,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仍建置凌云縣。治所初在今凌云縣西南朝里鄉、下甲鄉一帶,洪武六年(1373年)遷今凌云縣治泗城鎮。這就是泗城的建置變遷梗概,也是全面了解七十二“巫”名稱的基礎。

所謂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是以清代原凌云縣境內七十二個人文和自然景點的名稱命名:播派懷、敢花、可了、敬齋、和番、昌、更喪、雖按、列受、足度、補鐘、歸拉、洪丁倒、詩貴、詩線、長馬拉歲、補省、補調、紅又、弄樹、冷朵冷倒、雖歷、婁拉、囊議囊摁、仇娘、可弄、周弓、雖喪、馬悶、吉官、學官、冷露、六哄、棒丁、合南、內洪、拉廟、寸化、昌圩、包努丫名、茶油、可卜可旁、么榮么牙、雖花浩、補天、拉山、文廟、倫累、倫哥、乜他、昌糖、多的、巴他端、拜賴、弄內。[2]這七十二景點名稱都是以漢字記錄的壯語地名,是當地著名的七十二“巫”(神靈),因為是巫者使用,姑且稱之為“巫名單”。

在凌云縣泗城鎮麼公黃松年使用的麼經《靈壇諸官員名譜簿》[3]之中,列舉出來的“諸官員名譜”有云臺山、敢花、可柳、三寨和番、三清、三寶武廟、城隍、神農、宣府、府怨、諾降、冷霧、文昌、文豆、更藏、崔黯、那化臘悶、足度、拉鐘按碰、掃落、洪丁倒洪旦、他橋六把他、布金布史、詩貴、甲馬邏西、按省、東蘭蠻河沙、他魯他云、布利、平昆平府、弄丈弄樹、拉寸草府、冷朵冷倒、崔導崔利、摟散摟婁、囊宜囊恩、各弄、(井兄)躬、崔表、馬悶、冷又、支官、學官、冷路、六哄、棒丁、歸樂、拉剛、河甫、洪又、拉廟、寸化、寸關、昌圩、囊英囊謀、弄受、茶油、果卜、葬萬、摟散摟利、布容、布日、拜賴、弄內、花瓶、花浩、按天、地保、各巖保巖桃布求、囊風、布容布龍、王前汪甸、樂里、利周。這些名稱大多數為壯語地名,也夾有少量漢語地名,以古壯字抄寫,因為是麼公所用,姑且稱之為“麼名單”。

“巫名單”、“麼名單”所列舉的地名基本一致,有些地名只不過書寫方式不同,其實質是完全一樣的。比如“播派懷”是壯語地名,“云臺山”是漢語地名;“歸拉”是壯語地名,“歸樂”是漢語地名,而且從宋末開始就經常出現在漢文典籍里;“花浩”、“雖花浩”其實是同一個地方,即嘯天龍,為凌云著名景點之一的“空谷傳音”,也是明末著名土司岑云漢、許淑珍夫婦合葬的石崖洞;像“敢花、洪丁倒、紅又、弄樹、冷朵冷倒、囊議囊摁、六哄、拉廟、寸化”等壯語地名,兩者完全一致?!拔酌麊巍?、“麼名單”都提到了“歸拉”,即民國以前凌云到百色的必經之地,位于今右江區永樂鄉政府所在地北面(現已被澄碧湖水庫淹沒)。然后,沿著澄碧河兩岸分布,其中的絕大多數地點分布在泗城城內及近郊。大致說來,“巫名單”列舉的地名,只分布在澄碧河兩岸。而“麼名單”中提到的“汪甸”屬今右江區,“樂里、利周”屬今田林縣,“邏西”是不是今樂業縣邏西鄉?這些地方,有的直到民國初年、有的到1950年代初期都還屬于凌云縣轄地。因此,單從地域范圍來比較,“麼名單”不僅包含了“巫名單”的澄碧河兩岸,還擴展到布柳河、樂里河流域原屬凌云縣管轄的地方。32為什么巫、麼兩派留下的資料,會產生以上所列舉的名稱、范圍等方面的差異?“麼名單”是麼經,以古壯字抄寫,一代傳一代,較少留下個人痕跡,具有相對的穩定性。所以,雖然凌云縣不斷地被“瘦身”:從民國時期到1950年代,既析出樂業縣,周邊又分別被分割給鳳山、田林、百色等縣,但反映到麼經里的地名,并沒有與當地行政區劃演變同步,仍然完整地保留了原來的行政區劃范圍;同時,雖然經歷了民國時期廣西省政府通令各縣搗毀所有寺廟偶像、1966年9月紅衛兵破“四舊”等活動,被個人私藏下來的手抄本麼經仍然得以完整地保留原來的文字面貌。但是,靠“陰傳”的“巫名單”就不一樣了,因為完全沒有文本,只靠口傳(夢傳),所以很容易與時俱進,及時反映出時代的信息;同時,在口傳過程中,不同的人、甚至同一個人,對待某些特定信息時,完全可以進行加工、改造、增刪等處理,容易留下個人主觀痕跡。

二、“岑老太官"與“岑大將軍"的原型

元代中期,來安路總管岑世興長子岑怒木罕向西北方向發展,占據泗城州,成為泗城岑氏土司的始祖。此后,善忠、振、碹、盧氏(碹妻)、豹、應、接、施、紹勛、云漢、兆楨、繼祿、齊岱、映宸等先后承襲泗城土司職。改土歸流之后,清政府賞給映宸弟映翰八品頂戴奉祀,直至1952年冬,末代奉祀官岑爾巽在泗城邊的一巖洞內投水自殺。這就是泗城岑氏土司的承襲梗概,也是人們了解元末、明、清、民國時期泗城歷史文化的基礎。

由于巫者是“陰傳”,又沒有可利用的、相對穩定的文字依據,而“巫名單”與“麼名單”基本一致,因此,筆者擬對麼公使用的手抄本《靈壇諸官員名譜簿》進行梳理,試圖找出凌云壯族巫、麼兩教與當地岑大將軍神格之間的內在關聯,以便揭示出凌云壯族七十二“巫”的土司文化內涵。在《靈壇諸官員名譜簿》中,跟岑氏土司神有關的名單如下:本壇出圣細他三寨和番岑爺老太官本壇出圣細他府怨六爺岑大將軍本壇出圣細他諾降四爺岑大將軍本壇出圣細他崔黯三爺弄愛岑大將軍本壇出圣細他那化臘悶大爺岑老太官

萬方數據王 暉/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研究

本壇出圣細他足度七爺岑大將軍本壇出圣細他詩貴六爺岑老太官本壇出圣細他他魯他云岑老太官員本壇出圣細他平昆平府岑大將軍本壇出圣細他弄丈弄樹岑大將軍本壇出圣細他崔導崔利岑老太官本壇出圣細他摟散摟婁岑老太官本壇出圣細他囊宜囊恩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冷路三爺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六哄大爺岑大將軍起壇出圣細他棒丁五爺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拉剛七爺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洪又二爺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拉廟明啟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寸化細他寸關七爺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姑乃細他姑太岑大將軍起壇出圣細他囊英囊謀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弄受細他茶油(羅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果卜細他葬萬岑大將軍起壇出圣細他布容細他布曰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地保三爺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囊風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布容布龍岑老太官起壇出圣細他王前汪甸岑老太官

以上共29位神靈。其中:“岑老太官”20位,“岑大將軍”9位。據黃家信博士的研究,“細他”就是“河官”(壯文saeqdah),祭祀的對象是岑世元。由于廣西右江地區河流眾多,雨水豐盛,對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不利,于是,人們就把河神附到在河中戰死的元代英雄岑世元身上。后來,還把岑氏土司家族獲得的最高榮譽岑世興的“懷遠大將軍”頭銜戴到他弟弟岑世元的頭上,讓“岑大將軍”慢慢地演變成既有岑世元“細他”的軀體,又戴上岑世興“懷遠大將軍”榮譽的頭銜,成為有求必應的萬能神靈o[4](P245,248)黃家信還專門研究了今凌云、田林、右江3縣(區)交界地區岑大將軍廟,他認為這一地區的每個壯族村寨幾乎都有一處岑大將軍社神或者岑大將軍神廟,其中最大的三座岑大將軍神廟分別位于凌云縣朝里那巴、田林縣利周壇達、右江區塘興紅山。[53這些研究成果,初步揭示了該區域的核心神——岑大將軍神的神秘面紗,也是人們解讀當地巫、麼兩教神靈世界的一把鑰匙。有關“細他”及“岑大將軍廟”,黃家信已研究得比較充分,這里不再贅述。

在《靈壇諸官員名譜簿》中為什么會出現“岑老太官”、“岑大將軍”不同的稱呼呢?先以“起壇出圣細他六哄大爺岑大將軍”為例看“岑大將軍”?!傲濉蔽挥诮胥舫擎偯勺?,是葬岑兆楨的地方。岑兆楨是岑云漢的長子、岑繼祿的父親,生長在明末。據泗城民間傳說,岑兆楨到外地征戰返回泗城,剛回到朝陽關(今鎮洪),看到一碗水上有三把尖刀,知道自己兇多吉少?;氐郊依?,果然被其妻毒死。由于岑兆楨是被冤死的,照壯族民間的信仰特點,他魂魄的靈異程度要高于一般的鬼神。因此,在巫者嘴里就以“細他六哄大爺岑大將軍”現身。像那巴、壇達、紅山等最大的岑大將軍廟供奉的神主都是泗城岑氏土司早期的英雄人物岑世興一樣,筆者認為“麼名單”上出現的9個“岑大將軍”應為泗城岑氏土司歷史上較有作為的英雄人物,這些人可能都有領兵打仗的經歷,在岑氏土司家族史上地位顯赫。再以“起壇出圣細他囊風岑老太官”為例看“岑老太官”。

在凌云縣泗城鎮的壽桃山下,有一座“一品夫人墓”,只有墓碑和石條砌成的墳瑩,無其它附屬設施。墓碑全文如下:生于萬歷辛巳年(1581年)三月念八日未時,薨于永歷癸巳年(1654年)四月念八日辰時。明授總兵官光祿大夫一品夫人顯祖妣岑氏太母之墓。順治甲午年(1654年)九月初八日戌時葬于古瑚山坐乙向辛兼辰戌分針之原。承重孫繼祿、曾孫齊岱等仝泣血立石。岑齊岱的曾祖岑云漢葬于今凌云縣泗城鎮嘯天龍,與他合葬的是“正室許太夫人”,因此,這位“一品夫人”應該是岑云漢的妾。萬歷四十六年(1618年),岑紹勛死,其子岑云漢開始掌管泗城州,直到崇禎七年(1634年)鑄造崇禎乳鐘(現存于凌云縣民族博物館)時,岑云漢還自署“欽派廣西都指揮使司都指揮使兼理泗城州印務加銜援黔副總兵”。明代都指揮使為正二品,總兵官、副總兵等職官無品級、無定員。明代“光祿大夫”武階為一品。對岑云漢來說,“廣西都指揮使司都指揮使”、“援黔副總兵”是臨時性加銜,實銜是“泗城(土)州知州”,按明代官制,土知州僅為從五品。因此,岑云漢之妾岑氏的“一品夫人”品階應為其夫封典。當地群眾認為七十二“巫”之“起壇出圣細他囊風岑老太官”,即是岑云漢的這個妾“一品夫人”岑氏。她是一位傳奇女將軍,既可跟隨丈夫岑云漢上戰場打仗,又因為雙乳奇大,被稱為“大奶夫人”?!?3

萬方數據《百色學院學報>)2008年第4期

在20位“岑老太官”中,還有被尊稱為岑爺、大爺、二爺、三爺、五爺、六爺、七爺的。筆者認為,這些“岑老太官”可能跟“囊風岑老太官”一樣,是岑氏土司的族人或者家屬,在泗城岑氏土司家族史上,他們的地位和作用都不如“岑大將軍”。三、七十二巫調音樂的開發乾隆五年設置凌云縣之后,泗城成為府、縣同城之地,清地方官員先后建立了許多的壇廟:先農壇、厲壇、社稷壇、云雨風雷山川壇、城隍壇、文廟、武廟、關岳廟、火神廟、文昌廟、府城隍廟、縣城隍廟、玄壇廟、三元宮、神農廟、北帝廟、三界廟、龍神廟、雷祖廟、李真人廟、魁星樓、文昌閣、將軍廟、三清廟、崳山寺、岑襄勤專祠、昭忠祠等,以及始修于宋代的迎暉寺、明代的云臺寺,E63伸420~42”泗城的神壇、寺廟不少。

然而,能夠保留到今天的只有文廟,少數只剩下遺跡,大多數什么都沒有留下。但是,當我們反觀當地的七十二巫調與麼經,直至今日還一直傳承下來,像七十二巫調還與時俱進地吸納剛剛變革的地方建置等內容。這種生生不息的地方文化,是人們打造地方旅游文化品牌的不竭之源泉。在廣西建立以樂業天坑國家地質公園為中心的旅游第三極中,如何更好地開發“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音樂”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筆者認為目前可以做以下兩方面的工作。首先,在當地建立七十二“巫”微縮景點。旅游資源貴在稀有,其質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與眾不同的獨特程度。凌云水源洞是典型的喀斯特洞穴景觀,但在喀斯特地貌面積占全區總面積37.81%的廣西,顯得并不出眾,名聲也遠遜于桂林蘆笛巖、七星巖等廣西區內類似的景點。如何提升水源洞風景區的旅游吸引力?筆者認為可在七十二“巫”上大做文章,在景區內建立與之相關的微縮景點,地點可選擇在水源洞旁邊的凌云縣民族博物館附近,這里已有“敢花”、“(Tk冒)花瓶”、“(雖)花浩”3個景點,再把其它69個景點按比例建微縮景區,每個景區配以34相應的巫調音樂。這樣,人們在游覽千年古城泗城的最著名景點“敢花”和地方文物精華之地——博物館的同時,又可以直觀地了解當地原生態傳統文化,從而突出了本地的民族傳統文化格調,在眾多的喀斯特地貌景觀的開發中凸顯出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增強景區的旅游吸引力。畢竟旅游者出游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觀新賞異,體驗異鄉風情。其次,對巫調音樂進行再創作。

今天,能夠真正演唱七十二巫調音樂的,只有彭八英。彭八英已經70歲,在她之后,能否繼續“陰傳”是個未知數。況且能夠聽得懂壯語巫調音樂內容的,也僅限于當地少數壯族成年婦女。

因此,七十二巫調音樂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要傳播,必須像《劉三姐》的歌一樣,借助漢語進行演唱。這就要求對原生態壯語巫調進行再創作。如今,凌云縣已成為廣西第~茶葉種植大縣(超10萬畝),每年4月都要舉辦茶文化旅游節,該縣境內每年還有朝里風流街(即歌圩)、沙里牛王節等民間盛大節日,而且朝里風流街本來就起源于那巴的岑大將軍廟祭祀。以這些大型活動為舞臺,把七十二巫調音樂的再創作作品推出去,既可以達到大力宣揚七十二巫調音樂的目的,又能為這些節慶旅游活動添加亮點,辦出自己的特色,吸引更多的游客,有利于凌云本地旅游形象的樹立。另外,瞄準南寧每年一度的國際民歌藝術節,安排人員再創作,把七十二巫調音樂推向更廣闊的國際世界。

參考文獻:[1]黃蘭芬.壯族七十二巫調揭秘[N].右江日報,2006—06一09.

E23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廣西省中心.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音樂[DB/OL].http://20B.103.233.139:82/.

[3]靈壇諸官員名譜簿[z].1987年農歷5月22日黃松年抄本.

E43黃家信.壯族地區土司制度與改土歸流研究EM3.合肥:合肥工業大學出版社,2007.

E53黃家信.壯族的英雄、家族與民族神:以桂西岑大將軍廟為例[J].廣西民族學院學報,2004,(3).

E63羅增麒編纂.廣西凌云縣縣志EZ].981年黃國慶重抄本

【責任編輯:李萍】

萬方數據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研究

作者: 王暉

作者單位: 廣西民族大學,國際教育學院,廣西南寧,530006

刊名:百色學院學報英文刊名: JOURNAL OF BAISE UNIVERSITY年,卷(期): 2008,21(4)

參考文獻(6條)

1.黃蘭芬

壯族七十二巫調揭秘 20062.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廣西省中心

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音樂3.靈壇諸官員名譜簿 19874.黃家信

壯族地區土司制度與改土歸流研究 20075.黃家信

壯族的英雄、家族與民族神:以桂西岑大將軍廟為例[期刊論文]-廣西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4(3)6.羅增麒

廣西凌云縣縣志 1981

引用本文格式:王暉

凌云壯族七十二巫調研究[期刊論文]-百色學院學報 2008(4)

 

?
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 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網站備案號:桂ICP備16006144號 聯系地址: 聯系電話:0771-5602602
版權所有: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技術支持:靈啟網絡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1222號

友情鏈接:
七星彩图规